您当前所在位置:十大博彩入口 > 十大博彩信誉 >

美国盟友对“美国归来”有疑虑

参考消息网3月1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月28日发表报道记者安妮·吉兰与阿什莉·帕克的联名报道,题为《拜登告诉世界“美国回来了”,但世界没有那么确信》,全文摘编如下:

在美国总统拜登及其周围人看来,美国的全球地位是在2018年坠入低谷的。当时,前总统特朗普搞砸了与盟友的会谈,抨击那些亲密伙伴是在“抢劫”美国,并大肆辱骂会议东道主加拿大。

所以不出意料,拜登政府近日努力恢复美国领导地位的行动突出强调了加拿大的角色,表明美国新政府寻求通过“美国回来了”这样的信息去拉拢一帮盟友。

然而,我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拜登不可能简单地扫除旧弊,恢复他担任副总统时的世界秩序。原因很简单:诸位盟友都清楚,特朗普主义总会卷土重来,要么由特朗普本人在2024年竞选总统,要么出现另一位论调相似的有力竞选人。

鉴于美国国内存在深刻的政治分歧,政治风气很可能在四年后出现反复,于是美国的朋友和敌人都会质疑美国任何新承诺的价值。盟友已经开始两面下注,考虑组建独立的欧洲安全部队,并探索扩大对华贸易。

就连诸如英国那种最亲密的盟友也是如此。英国驻美国大使卡伦·皮尔斯说:“拜登的支持者表示,他们认识到过去几年选举的主题是‘不同于以往的政治’,他们说得有道理。他们知道自己以后也必须和这样的主题作斗争。”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克·沙利文指出,鉴于美国国内分歧以及特朗普持续受到的支持,外国领导人现在“毫无疑问”会质疑美国是否可靠。

沙利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拜登在与外国领导人谈话时直面这些疑虑,提醒盟友说,美国两党历来支持北约等机构。

自上任以来,拜登已经和十余位国家元首交谈。沙利文表示,除了谈到重新重视北约、联合国和全球气候举措,拜登几乎每次开始交谈时都坦言,对于美国来说,一切国际议程都不仅与美国如何应对国内疫情有关,而且牵扯到美国如何解决内部分歧。

沙利文如此总结拜登的表态:“国内工作对于我们的国际信誉至关重要。”

挑战显而易见。拜登带领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重返世界卫生组织,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采取措施恢复与伊朗的核协议。然而,下一任总统可以瞬间推翻所有这些决定。

拜登正在努力让盟友相信,这样的情况不太可能出现。

他本月首次以总统身份发表外交政策讲话时说:“美国决心,非常有决心,要重新接触欧洲,要和你们磋商,要重新争取到值得信赖的领导地位。”

拜登还重申要坚守北约信条,而特朗普曾质疑过这一原则。拜登还向亚洲主要盟友保证,美国不会抛弃它们,也不会突然撤军。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拜登承诺与欧洲磋商并在北约联盟框架下为其提供防御表示欢迎,但同时表示,特朗普所迫使的欧洲独立应该部分得到保留。

沙利文表示,任何期待在拜登任内恢复正常状态的外国领导人恐怕都对当地时间1月6日暴徒袭击国会山事件感到震惊。他说:“美国自己国内是否秩序井然是美国与世界有效接触的强大基础,总统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我们绝对有能力把这个国家团结起来,但我们需要努力’。”

美国欧亚集团(600697,股吧)主席伊恩·布雷默认为,更令外国领导人感到失望的是,发生暴徒横扫国会大厦的惊世奇观之后,美国政治似乎并没有发生改变。布雷默认为,“过去四年的现实”让国际社会相信,特朗普并非孤立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企图投票推翻2020年选举结果的议员当中包括多位可能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的共和党人。共和党其他一些有希望参选的成员当地时间本周末参加了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会议议程包括将宣称选举舞弊这种谎言永久化。特朗普将在当地时间周日的会议上发表讲话,这将是他自上个月离任以来的首次重要亮相。

另一方面,拜登恢复美国领导地位的计划要让位于其最重要的工作:推动美国摆脱新冠疫情和相应的经济困境。拜登政府眼下正忙于在分裂的国会推进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奋力推动异常缓慢的候任官员确认程序,加快全美疫苗接种工作。

【延伸阅读】日本学者:欧盟对华政策与美国有温差

参考消息网2月9日报道 日本《读卖新闻》2月5日发表日本庆应大学教授竹森俊平的一篇题为《欧盟“对华政策”与美国有温差》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拜登政府上台,表现出与欧洲盟友修复关系的意愿,但在对华政策上,双方的思路似乎并不一致。

拜登治下能否基于美国领导力重建国际秩序?直到去年结束前的最后一刻达成的中欧投资协定或许将为我们提供参考。

协定的目的在于推动改革,以此扩大欧盟与中国相互投资的规模。

值得关注的是,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曾在中欧投资协定达成前发出过这样的信息,即是否可以等到拜登政府正式履职且表明自己的外交方针后再宣布。其传递的思路无非是美国和欧洲应当采取一致的对华政策。

中国的体制具有灵活性,允许自由的企业活动,而且中国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这一有利条件,且有能力对产业提供强有力的公共支持,这些因素都使得中国经济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

与制造业已经陷入衰退、只能在数字技术和信息产业方面寻求未来的美国不同,欧洲,尤其是德国,其经济支柱仍然是制造业,特别是中国的市场对于德国经济保持坚挺至关重要。此次欧盟之所以一鼓作气完成投资协定的谈判,外界普遍认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其中发挥了巨大影响力。

坦白说,在欧洲看来,拜登政府重建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成功可能性极低。在去年美国大选中,依然有大量选票投给了特朗普,选举造成了凸显美国撕裂的结果。算上副总统的一票,民主党在参议院艰难达到了过半数,两年后的中期选举民主党仍然有可能丧失对国会的控制权。而且拜登支持者中也存在大量反对自由贸易的声音,为此新政府至今未能明确提出重返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TPP)或是与英国签署自贸协定等贸易领域的新措施。

拜登能否在内政方面取得成果,进而获得更多民众支持,同时在对外政策上拿出领导力?这将决定世界局势未来的走向。

(2021-02-09 16:15:25)

【延伸阅读】马克龙强调欧盟不应联美制华

参考消息网2月8日报道 美国《政治报》网站2月4日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地时间4日在美国智库大西洋(600558,股吧)理事会组织的一场线上讨论会上表示,虽然欧盟与美国因拥有共同的价值观而立场更为接近,但欧盟不应与美国联手对抗中国。

马克龙表示:“各方联手对抗中国的状况是最有可能引发冲突的场景。在我看来,这是会起到反作用的。”他认为,如果像一些欧洲领导人主张的那样与美国新上任的拜登政府结成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可能会导致北京减少在一些领域的合作。

马克龙说,考虑到美国拜登政府将重新实施在世界卫生组织等多边框架内的接触政策,未来几年对中方而言至关重要,“当美国开始重拾接触政策的时候,中方将会采取何种行动?”

报道称,他再次提出关于举行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峰会的建议。他曾试图在2020年召集五常峰会,但因美中紧张关系等因素而未能实现。

马克龙还强调,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是其他国家的一个伙伴。当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之后,中国仍然留在这一协定之中。但他同时称,中国在贸易和产业领域是西方的竞争者。

马克龙提到,拜登上任后最早签署的行政令之一就是推动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这为对华接触提供了新的机遇。

他说:“我们必须与中国接触,以推动大胆而有效的气候议程。我认为,对于就气候议题进行积极讨论而言,美国的重新接触政策是一个良机。”

在贸易、产业和知识产权领域,马克龙认为,有必要通过世界贸易组织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起一项全球倡议。  

马克龙还谈及北约内部关系问题。他说,近期北约内部关系变得不正常,因为其他成员国处于美国军队的保护之下,失去了自卫的能力。他指出,欧洲国家被迫购买美国武器,对于欧洲国家和美国来说,这都是失败的选项。他说:“这并不可靠,大量美军部队驻扎在欧洲,但没有明确和直接的利益。我想保持的是欧美之间强有力的政治协调,以便订立北约的政治概念。我还想保持双方军队之间的互动,这将有助于有效地展开共同行动。”

(2021-02-08 15:58:51)

【延伸阅读】马克龙:欧盟不该和美国“合伙”对付中国!

当地时间2月4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一场讨论中表示:“即使欧盟与美国有共同价值观,但也不应与美国联合起来对抗中国。”马克龙警告称,联合对抗中国“极有可能”引发冲突,结果将适得其反。

>更多精彩视频,请访问参考视频主页">>>更多精彩视频,请访问参考视频主页

(2021-02-05 14:5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