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十大博彩入口 > 十大博彩信誉 >

仍然低迷的消费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健康增长带来挑战

最近一个工作日的午餐时间,顾泽坤(音)拆下了他在北京一家购物中心内小餐馆的招牌。

在新冠疫情阵痛中挣扎了一年多之后,顾泽坤别无选择,只好关闭了他的烤鸭卷饼店。

“新冠病毒爆发期间来这里的人很少。从去年开始,很多商店都关门了。”他指着附近的一扇紧闭的门说,这里以前是小餐馆和商店。“我们卖的烤鸭卷饼在30元左右。许多顾客对这个价格不满意。他们不愿意花钱。”

由于去年消费者支出低迷,许多中国企业出现了倒闭,顾泽坤的餐厅就是其中之一。新华社旗下的杂志《半月谈》援引企业信用信息提供商企查查的数据称,去年前11个月,中国共吊销注销个体户企业达到301万家。

去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消费者在商品上的支出)同比下降3.9%,为1978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虽然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3%,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但这主要是由基础设施投资和出口推动的。

虽然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消费者支出将会出现反弹,但很多人担心,从长远来看,要想提高私人消费占GDP的比重,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冠状病毒增加了中国的贫富差距。

在上周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表示“经济复苏的基础仍然不稳定”“居民消费仍然受到限制”,同时表示将稳定经济并且扩大消费。

“我们将通过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政府工作报告说。“稳步提高人民消费能力,改善消费环境,使人民群众有能力、有意愿消费。”

根据人大本周将通过的蓝图草案,在中国新的五年计划中,促进国内消费是经济发展的优先事项,到2035年的长期愿景也将如此。

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刘俏表示:“消费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这是中国‘双循环’新愿景的要求。”“所以,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让消费成为经济的驱动力?”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2189元,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同比增长2.1%。但他们的年度消费支出总额从2019年的21210元下降了4%。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数据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家庭债务与GDP之比从5年前的不到40%迅速升至60%,原因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通过贷款来维持收支平衡。随着对消费进行刺激,家庭债务将是下一个面临的“主要问题”。

在过去10年里,中国的总消费量翻了两番多,达到8万亿美元,占2018年全球消费量的12%。自2010年以来,总消费占GDP的比例稳步上升,去年达到55%左右,但仍低于多数发达经济体,后者的私人消费占经济的比例高达70%。

今年5月,中国推出了“双循环”计划,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国内市场上,这是中国适应日益不稳定和敌对的国外环境的战略方法。预计中国将减少对其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的依赖,但是不会完全放弃这种战略。

根据第十四个五年计划,为了使“双循环”发挥作用,政府将引入支持就业、改善公共服务、加强社会保障网络和减少收入不平等的政策,这些都是阻碍消费者消费意愿和能力的长期障碍。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家甘犁表示,冠状病毒加剧了收入不平等,这令人担忧。

甘犁表示:“中国应该推出政策来改善人们的生活,并支持低收入者、自由职业者和个体经营的小企业主。”“否则,它们将成为‘双循环’中的弱点。”

甘犁和蚂蚁金服联合开展的一项针对全国7万多户家庭调查显示,在所有收入群体中,年收入低于5万元的家庭收入增长最慢。那些年收入超过30万元(最高档)的人表现最好,因为他们有稳定的工作,并在股票市场上获得了良好的投资收益。

2020年的总体消费支出受到富裕家庭强劲支出的扭曲,而收入不高的消费者则难以维持收支平衡。

尽管有疫情,但中国高端商场去年的销售额比2019年增长了25%至35%。根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和在线零售商天猫的奢侈品部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奢侈品销售额飙升48%,达到3460亿元人民币。

2020年,中国在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份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0%,尽管全球市场萎缩了23%,这突显出中国富裕阶层的巨大购买力。

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政府就承诺要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然而,由于资源分配向城市地区和国有部门倾斜,这一努力取得的进展有限。

独立政治经济学家胡星斗表示:“只有当大多数普通人都愿意消费时,我们才能说居民真正从国家的经济繁荣中受益。”“要让人们有能力、也有意愿消费,中国政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中国已做好准备,在未来5年和更长期内,通过扩大居民收入来解决普通民众消费不足的长期问题。

“政府有望通过转移部分国有资产,通过支持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的发展,增加居民的投资回报,来增加社会保障资金。”徐高说。

分析师称,由于缺乏足够的政府医疗和退休计划,中国的家庭增加了储蓄,并削减了可自由支配的消费者支出。

根据国家第十四个五年计划,中国正准备改革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户口登记制度,允许农村地区的人成为城市永久居民。城市通常提供更好的社会服务。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表示:“在财政改革、地方政府收入增加的帮助下,扩大城镇化的努力,应有助于扩大内需。”

高路易说:“消费在整体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如何实施刺激措施。”“尽管中国在提高服务业作用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但在提高消费作用方面,过去5年几乎没有什么进展。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次增长面临下行压力时,刺激经济的常用方式就是增加投资。”

瑞银经济学家汪涛则为消费描绘了一幅美好的画面。他们在上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预计未来10年,由于社会保障体系的改善,“中产阶级的崛起和储蓄率的下降”,中国的总消费增速将超过GDP增速。

他们预测,未来10年,中国的总消费预计将增加8万亿美元至9万亿美元,到2030年将达到17万亿美元。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南华早报》。